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昆明造林拟用这42种树 重点推荐13种
[发布时间:2017-08-09 08:06来源:昆明信息港]

云南油杉

云南油杉

滇合欢

滇合欢

华山松

华山松

滇青冈 记者杨艳辉摄

滇青冈 记者杨艳辉摄

立秋一过,林木采种的最佳时间已经到来。对于将把乡土树种作为造林主流的昆明而言,近期对云南松、云南油杉、滇青冈等乡土树种的采种,将会直接影响到昆明未来一段时间的造林绿化工作。

根据日前市政府办公厅发出的《关于滇池流域和西山重点保护区域采石采砂点关停和治理修复的通知》,昆明已经立即停止在滇池流域和西山重点保护区域内的一切采石采砂点开采行为,今年内将完成矿山证照注销、断水断电、人员撤出、设备拆除、尾矿清理等相关工作。然后,乡土树种们将回到这些曾养育它们的大山上,从树苗成长为大树,为“春城花都”昆明立起一道道生态屏障。  

在昨日市林业局就《昆明地区造林绿化树种推荐名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名录》)召开的听证会上,记者了解到,云南油杉、滇青冈等13种乡土树种拟被列为重点推荐树种,银木荷、香油果、山玉兰、滇楸等26种树种则拟被列为一般推荐树种,此外还有核桃、板栗、花椒3种经济林树种。这些树种将被分为用材林树种、生态防护林树种、四旁绿化树种、经济林树种、特殊区域造林树种及干热河谷造林树种,种植到昆明各个造林绿化区域。

接下来,林业部门还将依据各县(市)区不同海拔、不同立地条件等,进一步细化推荐树种的适生种植区域及树种混交配置模式,编制苗木培育及造林技术规程。今后,凡是由财政资金投入的造林项目,都将严格按照该《名录》所推荐的树种实施造林。

外来树种

水土不适  大量桉树圣诞树枯萎死亡

生长于山上的树木为昆明人构建起一个适宜生存的生态系统。相较于城区绿化树木的景观美化功能,这些维系着昆明人长远生存环境的树木的树种选择,隐秘地发挥着重要作用。

据初步调查统计,昆明地区上世纪80年代前期造林,以云南松、华山松为主。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为快速绿化荒山,大面积使用了桉树、黑荆树、圣诞树等外来树种。2000年后,为了充分发挥云南林业优势,加速林业生产建设,发挥林业多功能效益,造林树种增加到23个,其中生态林和景观绿化树种14个、用材林树种5个、经济林树种4个。

据测算,目前昆明森林覆盖率已达到50%。但在城乡绿化取得明显成效的同时,造林树种单一,桉树、黑荆、圣诞等外来树种大量应用于荒山造林,林分质量低、森林生态效益差、生物多样性下降等问题日益突出,严重影响了城乡绿化成效。

“尽管近3年来我们已经不再种植桉树、圣诞树等外来树种,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昆明周边荒山就已经种上很多桉树、圣诞树。它们的适生性并不强,特别是近几年因持续低温、连续干旱等自然灾害,大量桉树、圣诞树枯萎死亡。”昆明市林业科技推广总站站长马骏介绍。

外来树种带来的问题还不止这些。“大面积的桉树、圣诞纯林、速生树种对林地水、肥需求较大,竞争性强大,它们会使昆明森林生态系统稳定性下降、抵抗力降低、生物多样性被破坏的风险加大。”马骏解释说,这也是昆明市林业局为何要编制这本《名录》的原因。    

乡土树种

减4增8  拟用42种树种为昆明添绿

既然外来树种“水土不服”,那就让乡土树种重新回到它们祖辈曾生活过的山上去,这也是“马骏”们编制、实施《名录》的目标。

在云南农大园林园艺学院教授吴红芝看来,造林绿化背后有一个更为关键的任务:森林生态与生物多样性的恢复与保护。“通过构建乔木、灌木、草本等不同层次的森林生态结构,力争把山林恢复到原有的样子,这才应该是造林绿化的终极意义。”

《名录》的出台、实施已刻不容缓。机场高速沿线的桉树林,已经启动换植计划;在近年来的极端天气中冻死、枯死的外来树种,也在逐渐被替代。

到底哪些乡土树种适宜造林?2016年,市林业局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对昆明地区原生植物种群、人工林展开调查研究,从中筛选出分布广泛、适应性强、易繁育、生态效益显著的树种,作为昆明市今后荒山造林绿化推荐树种。而包括吴红芝在内的专家,也对《名录》进行了评审。那个时候,《名录》一共收纳了38种乡土树种。

但决定让哪些乡土树种再次回到那些曾养育它们的山上,并不容易。经过半年多的选种育苗后,马骏和他的团队将高山栲、黄毛青冈、厚皮香、墨西哥柏从《名录》中删除。“我们对名录里收录的树种进行采种并在基地里进行育苗试验,前3个树种很难采种,育苗也很困难,如果要进行批量化育苗、栽种,操作性不强,而墨西哥柏属于外来树种,因此经过综合评判,我们将这4种树种从《名录》中删除。”马骏说。

而滇朴、香油果等8种树种,则增加到这次进行听证的《名录》中。“上次没有考虑将滇朴等纳入《名录》,主要是因为昆明现在的造林主要集中在一些石漠化荒山,造林难度很大,滇朴这些乡土树种虽然种了以后也能成活,但这些树种若要长得好,需要更好的水肥条件才行。用于荒山造林,生态、景观效应都不太好。将它们纳入《名录》,是因为它们非常具有乡土特色,在去年底对《名录》进行评审后,有很多专家、学者以及市民,都建议把这些昆明特色的树种纳入。当然我们也将在后期明确,这些树种将会主要用于四旁(农村宅旁、村旁、路旁、水旁)绿化,而非荒山造林绿化。”马骏介绍。

眼下,这份进行听证的《名录》共收录了42种树种,但这并非最终名单。哪些乡土树种适宜上山造林、哪些地方适宜哪些树种,讨论仍在继续。

在听证代表申燕看来,“荒山造林与城市园林绿化是有区别的,造林的树种得不到园林绿化树种那么多的精心养护。华山松作为重要推荐树种,虽然树形高大挺拔,但相较云南松需要更细致的管护,不适宜被列为重要推荐树种。”

而听证代表张艳春认为:“造林树种一定要选择抗性高的,应该参考相关气象资料,提高造林效率。”听证代表张京宏则建议:“综合考虑美化与绿化,把造林绿化也纳入春城花都品牌建设的重要环节予以考虑。”

难舍难弃

保留两种 外来树种并没有完全摒弃

马骏将墨西哥柏从《名录》中删除时,心里是矛盾的。“这虽然是外来树种,但也是造林的先锋树种。对于石漠化等造林难度大的地区,种植墨西哥柏非常有效果。”

马骏的纠结,并不是个例。在造林绿化中,外来树种对生态多样性存在的破坏风险,与其显著的造林成效,形成了矛盾。“乡土树种的培植上要给政策,外来树种也不能一棒子打死。”听证代表、寻甸县林业局总工程师张艳春表示。

经过修改后进行听证的《名录》,仍收录了两种“外来户”树种——新银合欢与藏柏。前者在东川已有10多年的种植历史,对东川生态修复工作产生了明显的效果。“新银合欢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并不是我们不用乡土树种,而是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对于一些乡土树种来讲,再想‘返乡’已经很难了。”马骏说,“但我们会有明确的规定,新银合欢只能栽种在东川干热河谷带,而藏柏树也只能用于困难立地造林。”

在这样的背景下,这次被从《名录》中下架的墨西哥柏,未来也有可能凭借其强大的适生性重返《名录》。

问答

后续树种还会调整

Q:“仅推荐42种是否不利于生态多样性?”

A:“这是一个长期工程,后续树种还会有调整。”

在听证会上,有听证代表提出疑问:昆明拥有丰富的生态资源,为何《名录》仅收录42种乡土树种?未来财政拨款的造林绿化项目只能从42种树种中挑选的话,是否会影响生态多样性?

马骏回复:“尽管昆明地区海拔1500米—2500米区域的原生树种有90种,但并不是每一种都适合荒山造林,而且现在需要造林绿化的区域都是难造林区,不是所有乡土树种都适合生长。《名录》中的树种,是我们对金殿、西山、筇竹寺、妙高寺等景区以及各县(市)区原生植被开展调查后筛选出来的,它们分布广、适应性强、生态效益好。《名录》里七成以上的树种有百年以上的栽种历史,经过岁月的大浪淘沙之后,它们拥有更强的适生性。生态修复需要一步一步来,造林绿化是一个长期工程,随着时间的推移,后续树种还会有调整。”

  

Q:“乡土树种种下去之后多久才可以见成效?”

A:“至少10年才能看到生态效益。”

“相较于速生林和外来树种,乡土树种从育苗开始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在造林绿化这个问题上,见效快与长久生态效益是矛盾的,不能一味图快。”马骏介绍,“从育苗开始,乡土树种所花时间就是外来树种的两倍。一棵圣诞树当年育苗当年就可以栽种,但乡土树种,譬如滇青冈,光育苗就要两年,5年才长到4米至5米高,要见到生态效益,至少要10年。”

  

Q:“如何解决乡土树种培育难的问题?”

A:“会尽力为苗木企业争取政策支持并给予技术指导。”

“我们将尽快制定、出台配套政策,并对相关苗木企业进行技术指导,鼓励他们培育乡土树种。我们也会尽力争取资金,支持鼓励苗木企业生产、育苗乡土树种。”马骏介绍,眼下,昆明已有少量企业在做滇朴等十几种乡土树种的育苗生产。(昆明日报 记者李双双 通讯员王爱红)

短评

为建青山不惧争

在昨日昆明地区造林绿化树种推荐名录听证会后,昆明未来10年内绿化造林主要采用什么树种,算是初步定下了“盘子”。不过,关于什么树种该上,什么树种该下,进入名录的树种又是否合理,相关的争论却远未平息。但是从另一角度来看,热烈争论的存在,不但不是件坏事,在很大程度上还恰恰反映出了新形势下昆明人在生态文明建设意识上的进步。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同样养一方树。昆明的绿化该种什么树,本来是个纯科学问题,应当根据树种本身的生长规律,昆明本身的自然环境,由专业人士立足于科学作出符合自然的判断。然而,过去在种种非科学因素的干扰下,人们在这一问题上却走了不少的弯路,一味贪大求洋,一味追求快速见效,一味讲究整齐划一……于是,一些并不适合昆明乡土环境的树种来到了我们的山上,进入了我们的城中。可惜的是,自然规律并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随着时间的流逝,大自然以其自有的方式对这些不适合昆明的树种亮出了自已的判决。

亡羊补牢,未为晚矣。近年来,在深入总结前期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昆明人开始把挑选绿化主力军的目光转移到了千百年来在此生生不息的乡土树种上,一本新的绿化树种名录也就应运而生。而更加值得肯定的是,这一轮树种的挑选,我们显得愈发审慎,愈发稳健。我们没有因为绿化树种的潮流转变到乡土树种上就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没有因为一个树种是乡土树种就毫不犹豫地将其纳入名录,也没有因为一个树种是外来者就将其请出去。谁上谁下,都只能看它是不是适应昆明现在的自然环境,都需要在生态文明建设的大背景下进行统筹考虑,给予综合判断。听证会上,听证代表们从各方面发表了意见,看上去固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然而在这众说纷纭的背后,反映出的恰恰是生态文明理念的深入人心,折射出的是不同领域的人对于“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同心诠释。也正是在这思想的碰撞、意见的交锋中,我们才最有可能找到与昆明自然环境高度契合的绿化之路!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随着形势的发展,环境的改善,昆明绿化树种选择的历程很可能还要在不断争论之中向前拓展,对此我们大可不必心存焦虑。在争论中总结经验,在争论中完善措施,在争论中不断前行,昆明建设生态文明的步伐只会越走越宽,越走越稳!(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