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便民提示
学乐型居家养老悄然兴起
[发布时间:2018-08-09 10:25来源:昆明市人民政府]

“我是‘死过’5次的人了。”见到78岁的何珍时,她正在用铁丝圈和红色纱网熟练地制作玫瑰花瓣,很难看出她曾经在死亡线上挣扎过。每天早晨7点不到,何珍就已经来到盘龙区健和助老之家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助老之家”),她已经坚持了5年。在这里,她既可以上公益兴趣班学习新知识,也能发挥自己的余热帮助别人。或许是心境上有了转变,何珍觉得自己精神了、硬朗了,近几年都没再去过医院。

随着老年人消费需求不断升级,需求结构已从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变。与何珍一样,很多老年人需要的不只是生活上的照料,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满足。而助老之家就敏锐地察觉到这样的变化,在昆明建立起学乐型居家养老模式,通过开展公益兴趣班,将老年人的社会角色从过去被动接受照顾型向主动寻求社会参与型转变。

老人变得开朗乐观了

何珍50多岁退休后就一直在家带孙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孙子长大到外地上学,子女也因为工作变动调离昆明,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陪伴她的只剩下孤独感,整天无所事事。负面情绪萦绕着她,让本来身体就不太好的她更是经常进出医院。

“偶然听说家附近开了一个助老之家,我就想与其在家待着,不如过来看看。”这一来,助老之家就成了何珍的第二个家。

这是一家特别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里面不提供餐食,而是搭建一个老年人的社交平台和兴趣集散场所。通过开设唱歌、舞蹈、手工、养生、手机、化妆、英语、安全教育等公益兴趣班,吸引老人们参加。

“我第一次过生日就是在这里。以前从没过过生日,子女也不知道我的生日。”何珍说,助老之家每个月都会举行生日宴,将当月过生日的所有老人集中在一起,戴着生日帽,在工作人员的生日祝福歌声中一起吹蜡烛、吃蛋糕,每个工作人员还会带来几道菜与老人一起吃。

平时,何珍最喜欢上的公益兴趣班就是手工课,学习制作玫瑰花。“这些花不值钱,但是做好了留着很有用,我们里面的人过生日了就送1枝,有人生病了就带上6枝花去看望。”何珍表示。

过去,孩子们忙碌时,何珍一度觉得自己老了没用了,也不知道如何跟上信息化高速发展的节奏。她经常一个人待在家里,既盼着孩子们抽空回来看她,又埋怨孩子们不理解她,责怪孩子们花钱买一堆吃的穿的来给她,而不是多陪她说说话。

“来到助老之家以后,除了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参加这些课程,里面的老师还会教我们如何与其他人相处、如何与子女相处。老师告诉我们,孩子们带吃的穿的来看我们,是他们的一片孝心,什么都不要说,高高兴兴地穿着、吃着就行,这样孩子们也高兴。”来到助老之家后,何珍还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注册了微信账号,经常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

何珍的几个孩子都觉得她变得开朗、乐观了,何珍也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不孤单了。

从怀疑到信任

“目前昆明一共有4个助老之家,盘龙区健和助老之家、五华区莲花池助老之家、官渡区助老之家、安宁助老之家,共有3000多名会员。”云南助老之家管理中心负责人姜其军说。

据了解,在这4个助老之家当中,盘龙区健和助老之家成立时间最早,已经有5年;官渡区助老之家成立时间最晚,仅有几个月。目前,到助老之家参加活动,每名老年人每年需要交200元会费,并由家属签订承诺书。

现在有些机构通过讲座、游览的方式推销保健品,所以一开始,很多老年人对助老之家也持怀疑态度。今年80岁的和炽珍就是其中之一。

“我退休前在公安系统工作,听身边的人提起这家机构的时候,我觉得肯定是骗人的,无非就是骗老人来听讲座、参加活动,然后再趁机推销保健品。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决定来‘侦查’一下,找到问题后立即报警。” 于是,和炽珍“混进”了莲花池助老之家。

来了没多久,和炽珍发现,子女办不到的事情,这里的工作人员做到了。和炽珍表示,当时莲花池助老之家才成立,自己来参加活动时没有花一分钱。助老之家没有向自己推销产品,里面的工作人员反而很耐心地教他用智能手机。参加了半天合唱活动以后,和炽珍决定每天都来助老之家。

在物质生活上,和炽珍并不缺少什么,而是精神层面上缺少关注。他一个人居住,孤独感常常袭来,不知道如何面对。脾气也渐渐变得暴躁,不知道如何与子女相处。和炽珍的儿子送了他一部智能手机,可是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用,儿子教过几次他还是没学会。

在助老之家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和炽珍不仅学会使用智能手机,还学会了网上购物,家里缺了什么生活用品,他就从网上购买。“我儿子也来助老之家看过,参加过活动,父亲节的时候他还帮我洗脚。我在这里,他很放心,也很支持。考虑到我的腿脚不太方便,他还帮我把家搬来助老之家楼上,这样我参加活动就更方便了。以前的那种孤独感消失了,现在对生活觉得很满意。” 和炽珍说。

和炽珍表示,今年助老之家还举办了长街宴活动,每个人带一道菜,200人聚在一起非常温馨。除了各种公益培训班和生日会以外,助老之家还会举办各种活动,比如包饺子、到贫困地区送衣服、以成本价组织旅游。

老年人当志愿者分文不取

7月底,助老之家邀请很多对老人,身着婚纱和礼服,伴随着悠扬的音乐,一起缓缓走过红毯,切开8层高的蛋糕。这既是助老之家5周年庆典,也圆了很多老人的婚纱梦。5年的时间看似稍纵即逝,但对于姜其军来说却很艰辛。

“盘龙区健和助老之家运营不到1年就差点关停,原因就是运营成本太高。”姜其军说,现在都在提倡大力发展养老养生产业,但实实在在做起来才知道这块蛋糕并不容易吃。

尽管助老之家会收取每位老人每年200元的会费,但这个费用对于支持助老之家运营实在是杯水车薪,姜其军并未想过提高会费,5年的时间里也并未在助老之家销售过任何保健品。从开设第一个助老之家开始,姜其军就认为这是一件公益性的事业。运营成本高,就另辟蹊径,总有办法解决。一方面,他用自己经营的农业公司来支持助老之家的运营,另一方面,他也在探索着新的路子。

“减房租和省水电费都太难,但人员可以压缩。”姜其军说,现在每个助老之家差不多只有4到5个专职工作人员,经过思考后摸索出老人自管的路子,选取部分身体情况好的老人加入老人协管会担任志愿者,参与助老之家工作。如今,每个助老之家的志愿服务队伍已有近30人,他们每天分组打扫卫生,有一技之长的老人还担任起手工、化妆、唱歌等兴趣班的老师,这些参与志愿工作的老人都不领取报酬。

“跟着助老之家走过5年,他们从来没有向我们推销过任何产品,我们都很理解他们的难处。他们为我们做了很多,我们也可以为他们做一些事。”今年67岁的秦先生表示,自己从盘龙区健和助老之家成立的第一天就来参加活动,现在他每天教大家唱歌、学习简谱知识。还与其他老师一起作了一首名为《助老之家之歌》的歌曲,把对助老之家的感情融入歌词里。

“能把自己会的东西教给别人,并得到别人的尊重、认可,这种快乐是很难用言语表达的。”秦先生说,几年的时间里,他感到自己被需要,觉得自己即使老了也还是可以发挥余热。除了到助老之家参加活动,秦先生也会和助老之家工作人员一同到市福利院、贫困山村、希望小学等献爱心。

“每次大家都是根据自己的情况一起捐钱,有人捐10元、20元,也有人捐几百元,再由我们老人协管会统计,助老之家帮我们安排,大家一起把心意送过去。”秦先生说,感觉助老之家不仅是一个温暖的地方,也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地方。工作人员会宣讲健康养生知识,提醒他要合理饮食,回家的时候提醒他注意安全,等绿灯亮了再通过。自己只要有3天没去助老之家,工作人员就会打电话询问是否生病了,孩子未必做得到的事情工作人员们都做到了。

学8年能当“博士”

据了解,不少老人在助老之家学满4年后可获得“本科毕业证”、学满6年后获得“硕士毕业证”、学满8年后获得“博士毕业证”。

“这些毕业证并没有权威性,也得不到社会认可,但是这样的模式对于很多老人来说是一种精神支持和鼓励,大家都很重视这个证书。” 姜其军说。

一直以来,让老人住好、吃饱穿暖、生活安逸无忧,都是人们印象中的养老模式。如今,这种模式越来越不能适应老年人养老的需要,老人们更加需要精神方面的富足。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调查报告(2018)》显示,除了上门看病、做家务、康复护理等服务以外,10.6%的老年人需要心理咨询或聊天解闷服务,10.3%的老年人需要健康教育服务。老年人闲暇生活更加注重品质和时尚,精神上的满足成了新要求。

截至2017年底,昆明60周岁以上老年人达106.08万人,占总人口的18.9%。老年人口呈现基数大、增速快、高龄化、空巢化特点。随着养老需求的增加,急需构建多元化健康养老服务,满足老年人的养老需求。《昆明市大健康发展规划(2016—2025年)》明确了要将“健康养老”作为昆明大健康的核心能力之一进行提升。依托现有资源和社会力量,全力构建创新、智慧养老模式,满足老年人多层次、个性化的服务需求。

“助老之家学乐型居家养老的模式,可以满足老年人的不同需求,让老年人在学习中享受健康快乐,在学习中互相帮助,做到老有所乐、老有所依、老有所用,为老年人开启了全新的生活图景。” 姜其军说。

姜其军介绍,全国助老之家目前在西南片区共有9个康养乐养基地投入运营,这些基地主要集中在四川,可为老年人提供长住、短居服务。这样的模式也将在昆明复制,届时,助老之家的会员们将有更多选择。“我们计划未来3年建10个至15个助老之家站点,让昆明更多区域的老人能就近到助老之家,并在昆明周边建3至4个养老享老公寓,这些公寓的费用都会比市场上的平均价格低。同时我们将利用昆明的舒适气候吸引外地的老人到昆明养老,用旅养模式为老年人开启幸福晚年新模式。”(昆明日报 记者张晓莉 实习生杨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