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一座鲜花大城的自我修养
[发布时间:2020-04-03 09:42来源:昆明日报]

昆明别样的气质美和颜值美出自哪里?自成一格的鲜花文化或许能告诉你。

3月24日,仲春飞花,草长莺飞。昆明市委宣传部主办、昆明报业传媒集团承办的“春城飞花令——昆明美好花事花拍活动”,在学习强国、昆明发布、掌上春城、抖音、微博等平台灿然上线。短短一周时间,已有近七万人芬芳参赛。在今春这个特别的季节,“春城飞花令”以其灿烂夺目、花香满屏的自信姿态,热烈地点燃了属于世界春城花都的品牌审美魅力。

在鲜花绽放的昆明

感受柔情时光

老一辈的昆明人都知道,昆明一年里有12个大的集市,过完正月的灯市,就到了2月的花市,初春热闹起来的花市象征着人们开始了花香四溢的日子。

春天里,报春的使者当属金灿灿的迎春花,它向来是早春争艳的花里最积极的那个。紧接着,圆通山的樱花也前来报到。顺着翠湖西路走上去,微风一吹,一场粉红色的樱花雨悄然而至,整个春天都是甜甜的气息。金殿后山的桃花、安宁的油菜花、呈贡的梨花,肆意涂抹着粉黄白的调色盘;捞鱼河的郁金香经过一个冬天的含蓄,也在此时努力绽放,用最明媚的身姿装点游客新年的愿景。

夏天里,最浪漫的事情自然是沿湖赏荷。7月的翠湖,挤满了人,目光所至皆是粉荷的优雅和白荷的淡然,嫩黄色的荷苞浑圆欲裂,一朵孤傲,两朵缠绵,三朵四朵压尽群芳,清香之气弥漫在文艺的昆明。

秋天里,齐腰高的格桑花大簇大簇地开在泥土之中,伴随着相机快门的“咔嚓”声,红紫黄白色彩交织的照片定格了永生。昆明这个季节的蓝花楹,也早已名声在外,无数“拍客”慕名而来。哪怕再“高高在上”的花,人们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搬来梯子,借道居民家里,也一定要与这蓝花楹“同框”。

冬天里,迎来了山茶花傲寒的绽放。山茶花的花期很长,从当年的10月可以持续到第二年的2月,而且种类多样,有单瓣的、重瓣的,红白斑数色,都美艳得无人能及。昆明人对这冬日的一抹暖红很是喜爱,每逢春节临近,昆明人总愿意买上几盆山茶花放在家中,那开得正艳的花朵,更突显了节日的氛围。每年的金殿也都会举办大型的“山茶花节”,景区里的数千株茶花都成为昆明一绝。当百花尤眠之时,山茶依然吐艳盛开,因此,前往赏花的人也络绎不绝。

一年四季,大街小巷,有人的地方都会有花。就连摆放在道路两旁的绿化花,都“羡煞旁人”。每个外地人,都会用各地的方言说着:“我们种在花盆里的花,都很难养活。昆明人就这样种在路边,还开得这么好。”是啊,从古至今,昆明的花,就如此多娇。

在钢筋混凝土的局促里

我们依然种花

一个阳台,一个露台,甚至仅仅一个窗台,就是昆明人感受花园乐趣的标配。无论是红砖灰瓦的老房,还是高楼林立的新房,抬头望去,映射在玻璃上的,总是那斑驳的花之色彩。

早些年,斗南花市还未营业的时候,花农会挑着箩筐,从斗南一路走到昆明的尚义街、联盟路,人们在买完那些瓜果蔬菜之后,也会顺手买上一束鲜花插于家中的瓶瓶罐罐中。这些种花人,每天面朝土地、背朝天,手上、脚上都是泥巴,而他们的家里,就是一个个鲜花的城堡。

李忠是斗南的一位花农,从父辈开始种花。他说,那个时候,家里是普通的农村房子,带着一个大大的院子,父亲会在院子里种玫瑰、茉莉、荷花、栀子花树。父亲喜爱侍弄花草,每年自己家里还会把花晒干,做点花茶,清新淡雅、鲜爽回甘,成了干完农活的一种生活调剂品。

随着人们对生活质量要求的提高,买花以陶冶情操或传情达意的人越来越多,激增的鲜花需求也使得市场上卖花的人开始增加。斗南位于滇池沿岸,气候湿润,光照充足,良好的自然条件促使这里原先种植蔬菜的农户,慢慢开始改种鲜花。人们自发地在斗南的菜市场上进行鲜花交易,几毛一束,甚至几块钱一束,比起当时的蔬菜价格贵了几倍。卖花的大多是妇女,阳光从某一个空子钻下来,变成一只柔软的手,抚摸着某一鲜花,让那些花比实际更鲜艳夺目。

“云上拾花”网上鲜花交易平台的创始人毛海鹏说,每一朵鲜花都代表着昆明的成长和斗南的发展。“每年有70亿枝鲜花从斗南发向世界各地,就像送给大家的70亿封情书。”这世界上很少有一种物件能像鲜花这样,它们来自土地,却被人类看作自己情感的代言物。

关华是一名酒店花艺师,每天她的工作就是和花花草草打交道,即便是从玫瑰上剪下来的枝叶,她也能利用丰富的创意将其与其他鲜花碰撞,再次释放出生命的魅力。温馨的家中或者严肃的办公室里若有一抹鲜花的靓丽,小舍就此蓬荜生辉。关华的家里也摆满了植物。阳台上,那翠绿欲滴的枝叶包裹着带有锈迹的窗户,几朵开得正艳的杜鹃花高傲地绽放着。在楼顶的阁楼上,关华搭建起一个简易的花棚,里面种植了各式各样的多肉,有的是从关华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种了。“这些花啊,有的也快20年了,从小小的一棵到现在,根都变得很粗壮了。”每每看着这些和自己一起长大、又能抵御风吹雨打的花花草草,关华就倍感欣慰,“每次看到这些植物,自己的心情会特别好。因为这些明快的颜色和优美的造型是绝佳的情绪缓解小秘方。”

在世界的角落里

都有昆明的花

毛海鹏说,在云南有两样东西,可以骄傲地坐着飞机去“巡游”世界,一种是松茸,另一种就是鲜花。无论是《消失的地平线》还是《昆明的雨》,有关云南的描写总有三种东西给人留下最为深刻的印象:蓝蓝的天、清清的水、艳艳的花。空气和水是带不走的,只有花能跟随人们满世界的“旅行”。

当鲜花在枝头含苞待放的时候,它需要人们付出足够的耐心静候花开;但是一旦离开枝头,它们便开始了一段与时间赛跑的旅程。很少有一种产品像鲜花这样,它们虽然按照农产品的方式大范围种植,却在销售环节被人们一枝一枝或一束一束地购买,价格永远在变动。云南云花联合运销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说,鲜花不同于任何一种商品,从它离开土地到运送到人们家里,需要一直保持着顽强的“生命力”。因此,那些即将经历“长途跋涉”的鲜花在离开母株以后,往往需要冷藏,这枝花在24小时之内必须要完成从收割到包装的所有处理过程,而后立即启程出发。

如今,云南是中国最大的鲜切花生产地区,负责全国70%的鲜花生产。每天下午3点钟,这里就像是荷兰的阿斯米尔市场,来自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鲜花供应商在这里进行交易拍卖,几百万枝鲜切花从下午持续交易三个小时,或者有时候会更晚一些。在这个被称为“花卉华尔街”的地方,购买商们拥有自己的交易席位,在电子大钟面前按键购买,再连夜将购得的鲜花发往北京、上海、广州等国内城市,以及出口到周边国家。

人们努力繁衍出更加完美的品种,像爱护娇柔的孩子一样,尽力减少时间对它们美艳和新鲜度的损耗。

每每走在斗南花市,除了感受到花多、人多以外,就是发出连连的感叹:这世间怎么有如此美丽的事物?卖花的老奶奶高声地吆喝着:“十块钱3束,十块钱3束!”循声而去的鲜花,无论在价格方面还是品种方面,都不禁让人想将这份美丽带回家中细细观赏。总能看到人们拿着手机不停地拍摄、录像,通过互联网的传播,这个位于西南边陲的花市闻名于世,有了更多人知道和了解,“这花真便宜”“这花真多”的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中国城市群在21世纪的傲然绽放,成就了人类城市发展史上美不胜收的奇观。以鲜花文化气质尽染的春城昆明,更是凭着不同凡响的飒爽娇艳之姿,向世人炫着属于未来前进方向的迷人愿景。(记者 孙莹)